奥巴马将加速定义中美关系新版本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12日

       1997年10月, 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放弃贸易与人权挂钩的做法, 宣布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建立“战略伙伴关系”的目标。
        美国试图突破“有限冲突、有限合作”的模式; 2001年布什总统上任时, 采取了“凡事与克林顿对立”的原则。 采取“双方联系”的权宜之计; 2005年10月,

时任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提出中国作为“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”的概念, 为布什政府所接受, 中美合作大于竞争关系的基调就此确立。 布什在任八年间四次访华, 创下美国总统前所未见的纪录; 概念。 在“中美”的基础上, 2008年6月,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·伯格斯滕提出“G2”, 很快得到美国众多政经人物的认可。 国家, 并给中国造成巨大损失。 争议。 自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, 中美关系每四年陷入一次高峰和低谷的循环。 而在过去的12年里, 终于有人开始意识到, 有必要为动荡的中美关系定义一个互惠互利的关系框架, 并给出一个未来也适用的定义。 就对中美政策制定者的影响而言, 12年来, 克林顿时代的“战略伙伴关系”可视为第一版, 布什时代的“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”可视为第一版。
        第二个版本, 弗雷德的《G2》可以看作是第三个版本。 2009年11月15日, 奥巴马总统抵达。 在奥巴马心目中, 是否存在第四版中美关系? 清华大学中美研究中心主任孙哲说:“奥巴马访华将中国定位为合作伙伴和友好竞争对手。” 孙哲表示, 在备受关注的人民币汇率和贸易保护领域, “本次会议后不会有正式协议出台”。 如果此访过程印证了孙哲的判断, 奥巴马对中国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的担忧各方仍处于口头阶段, 无法形成具体的操作方案——即使没有公开协议, 那么中美之间的争议 美国的汇率和贸易不会结束, 贸易领域的硝烟还会持续一段时间。 美国感受到失去两者的痛苦。 这也将证明, 奥巴马团队对两国关系并没有清晰实用的蓝图。 其实从过去12年的格局来看, 这几乎是正常现象:克林顿1993年上台, 1997年江泽民访美时确定战略伙伴关系; 2001年布什上台,

“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” 两党关系于2005年确立。即使奥巴马访华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样富有成果, 也不代表中美关系会一直保持下去 一个长期的由美丽的文字编织而成的模糊区域。 国际金融危机导致经济秩序的松动, 要求奥巴马比前任更快地定义中美关系的新定义。 而最容易达成共识的地方不是政治和军事领域, 而是经济领域。

Copyright © 2004-2022 中船绿洲机器有限公司 zhongchuanlyuzhoujiqi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zhouchunmei.com)